白弦上祷。

主昊皓双花。偏杂食。
最近入坑了MHA,有一起刷欧出的小伙伴吗。

【刘皓●cp不明】奔跑【短完

如果白告的遭遇让人不忍的话就把刘皓换成某个世界角落的傻逼高二党吧

CP大概是张家兴→刘皓→叶秋

张家兴严重OOC

总之凑合着看吧

(关于年龄的设定:白告的出生日期真的(从出场开始就)让人非常非常在意啊。无论怎么翻都没有一点线索。请告诉我一定是我翻的还不够仔细而不是虫爹根本就没设定!这里暂定为和第五期的众人(吴女士zzk)一样为08年。那么23年总决赛时15岁的白告就刚好在备战中考…… )

    ——————糟糕文笔预警————

        2023年 夏 H市一中     

    刘皓透过参差不齐的书间的缝隙观察着正用不断掉粉的劣质粉笔写着板书的补课老师,今天特地换上的跑鞋在地板上不耐烦地摩擦着。明明已经烦躁到想将裁纸刀向那个秃顶的脑袋猛力砸过去了,却还是不得不强压着自己摆出一副认真学习的样子。

    *冷静,要冷静……要是因为不认真被这个死光头留下来而打乱接下来的计划就亏大了*

    于是刘皓低下头继续记着笔记,一笔一划深地简直要把厚厚的笔记本划破。 

    “啪!”

    钢笔的尖头因为太过用力而断掉了 

    刘皓竭尽全力才遏制住自己,不把碍眼的桌子掀翻 

    厕所的隔间里,刘皓快速地脱下校服校裤藏进包里,换上事先的准备好的卫衣,冲开门就跑了出去,一边尽量不发出大的声响一边又拼命地加速,跑得那是一个纠结。看了看笨拙地刻上了枫叶队徽的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

    *装逼装逼装逼!地中海他妈除了装逼还会干什么!连这种事都要管!要是耽误老子看比赛看我以后怎么整死你!今天可是……他将夺取总冠军的日子啊。*

    结果还是因为被老师注意到折腾成惨不忍睹的后现代美术作品的笔记本而找过去小题大做谈了好久的人生。不过计划预留的时间还足够,只要启动备用方案的话还是能赶上的。

    刘皓的备用方案说白了就是逃学去萧山体育馆。原本维持着好好学生形象的他虽然自认为比那些逃学上网的不良少年们更讨厌听愚蠢的老师们讲课,但依然不可能做出逃学这种自毁外壳的事情……可是名为“利用冰块和口服液三十分钟内伪装成生病请假出去看决赛天衣无缝完美无缺PLAN-A” 已经没有时间实施了,只能启用“学那些糟糕的不良少年毫无形象狼狈地翻墙逃学看决赛半调子PLAN-B”

    其实只是因为刘皓不会翻墙而已,只能“毫无形象狼狈地翻墙”的刘皓对“帅气潇洒地翻墙”还是很有想法的。 

    不过没关系,在设计备用方案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刘皓选择了即使体育考试总是徘徊在及格线边缘的体育废也不会出意外的完美路线,能够避免还没出校园就被发现(没错,说的就是张家兴那个笨蛋)。虽然不打招呼请假就消失三节课到时候无论怎么都会被发现,然后从此因为中考前还逃课失去好好学生的身份(以及更重要的,其所带来的各种便利),但现在刘皓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能赶上决赛就已经很费力了哪有心思管其他的死活。而且如果自己本来就不是好好学生,没有被分在1班的话,现在就能像其他班的学生(没错说的就是张家兴那个笨蛋)一样享受假期了。 

    *还不都是该死的学校的错!星期天都不让人回家!* 

    晃过巡检的老师,贴着墙角避开监视器(没错,张家兴那个笨蛋就是跪在这里的),爬上外墙边缘的瓦砾堆,最后纵身一跃,漂亮!

    “撕拉——!”

    为了这次行动特地存钱买的全新的裤子被尖刺划破了

    刘皓竭尽全力才遏制住自己,不把碍眼的围墙砸出一个洞

    

    把帽檐拉倒最低,小步快走在密集的人群中,从人与人的间隙中穿过却又不撞到任何人惹来可能的麻烦,同时还要避开这时很有可能不好好搞学习(虽然刘皓自己也没有立场说别人)在外面疯玩的同学。

    刘皓保持着这种状态赶到了最近的车站,神经已经快要崩溃了。

    “啪~”一只手突然搭在了刘皓的肩膀上,一直紧绷着弦的刘皓被这一下惊得直接叫了起来“啊——————!”

    “啊啊啊呜嗷嗷嗷嗷!”结果身后的那个人被刘皓吓到也叫了起来。两人就这样在人流量巨大的车站附近傻叫着,等到刘皓反应过来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刘皓简直快恼羞成怒了,但他迅速做出了判断——拖着身后的家伙立刻离开车站。留下了一堆目光诡异,刺得刘皓后背生疼得路人。 

    

    狂奔着,刘皓赶在自己本已所剩无几的精力用完之前拐进了一个巷子里,把人粗鲁地甩在墙上,刘皓对着那张有几分帅气和漂亮的脸吼到:“张家兴你是笨蛋吗,吓死我了!”

    没错,这个张家兴说的就是前面那个张家兴。

    作为好好学生(虽然马上就不再是了)兼学生会副主席的刘皓经常在各种无聊到让人觉得还不如在家里打荣耀的活动上发言,加上他的形象工作又做的特别好并且懂的在学生与老师之间斡旋。学校里很多人都和他关系不错,对他的印象也很好,即使是刘皓心里暗暗鄙视的不良少年们也不会看他不顺眼,有些人甚至还有些敬畏。

    但也仅止于此了,刘皓没有和任何同学深交下去的打算。一是这所学校里的同学完全入不了刘皓的眼,公事上和他们打交道已经是浪费刘皓的时间了,他不想自己宝贵的私人时间也被打扰。二是刘皓不想让任何人过多的了解自己。所以虽然刘皓在学校里人缘不错,甚至还有几个佩服自己小弟,但真正与他有超出自己刻意把握的范围的交往的人,一个都没有。

    除了,眼前的这个笨蛋。

    张家兴和刘皓是同一年入学的。初二的时候这个不知道哪根筋搭错的家伙招惹了一个很恶劣的混混被堵在墙角,当时路过的刘皓出于自己也不清楚的心态解了围。从此张家兴就一直不厌其烦地缠着刘皓,哪怕刘皓怎么给他脸色看或者冷处理都不曾停止过花式搭讪攻势。 

    其实遇到这种主动送上门来的人,本应好好地利用他的热情,给他一点恩惠收服他之后当高级小弟不断利用使唤的。即使不想用也应该温和地吊着他或者婉转地打发走,至少不应该是这种不理智地粗暴方式。可是张家兴这样轻浮急躁、贪图享乐、经常得意忘形、一旦遇到真的危机就吓得完全没主意的笨蛋,刘皓实在不想费心那样对付他。刘皓自认为良心的说,无数次忍住没逼过去压住他的肩膀问“你这个笨蛋到底在想什么啊”的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

    “啊啊啊,我只是在车站前看到你想打个招呼而已啊!”这个到现在还没搞清状况的张家兴说到,疑惑中夹杂着惊慌和呆滞的表情让刘皓产生一种往这个不争气的家伙脸上揍一拳的冲动。 

    不过刘皓吼完之后就只剩扶着墙气喘吁吁的力气了。用混乱的脑子思考着,发现似乎的确是这样,只是自己今天情绪不太稳定失控了而已。随即说道:“好吧,是我有点奇怪。对不起”

    “啊?那就这样吧。”张家兴眼睛瞪了一下就立刻冲到了下一个话题:“既然遇见了不如我们去……”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刘皓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他现在真的不想搭理张家兴。

    

    “刘皓,说起来你今天不是应该在学校补课吗。怎么出来了”张家兴跟在疾走的刘皓后面问道。刘皓沉默。

    *荣耀联盟第一赛季总决赛。今天对阵的两只队伍是皇风战队和……嘉世战队。* 

    “你是要去哪里啊,一起吧。”张家兴刘皓的面对沉默也不继续追问,而是自说自话继续下去。刘皓沉默 

    *目前双方各胜一场,今天这场比赛的胜者,将成为荣耀联盟第一支冠军队。从出道开始自己就一直追着关注的,闪耀了一整个赛季的那个男人——叶秋,今天赢了的话,就是冠军了。* 

    “嗯?刘皓你怎么了?”张家兴感觉到刘皓不太对劲。刘皓沉默 

    *而且今天这场比赛看完之后,我就算“一场不落地追着看完叶秋整个赛季的所有比赛”的资深专家了……不对想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干什——*“刘皓——!”张家兴按住刘皓的肩膀将他的身体转过来,正好看到他那副……害羞的表情?! 

    “诶——?张家兴你干什么啊!”刘皓被这一下弄得差点又要叫了出来。

    “你刚刚一副荡漾的表情是在想什——么——啊?”张家兴倒是在意着另一件事。 

    刘皓真的绷不住了:“你烦不烦啊,今天我要去看荣耀的总决赛时间已经快不够了今天就先放过我吧!”说完转身就走,一边想着为什么刚才要把他一起拖出来。刘皓摊开握在手心里的门票,手指滑过上面的队徽。 

    “等,等一下啊,我也……”张家兴慌了一下,伸手想抓住刘皓。

    就在这时——

    ——一辆卡车迎面朝刘皓驶来

    ——刘皓被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吓了一条,想要侧步却因为被张家兴扯着绊了一下

    ——眼看卡车就要撞上了,张家兴一把抓住刘皓用力往后拉,两人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刘皓手中的门票飞了出去,贴在了卡车上随着卡车疾驰而去

    

    等刘皓的脑子从一片空白到乱成一团再到反应过来,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之后,门票已经随卡车不知道跑到哪了。

    维持着倒在地上的姿势——手机摔坏了吗?裤子好像也擦破了。——这些都不重要了,刘皓想到。 

    刘皓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想要冲出去,却听见张家兴用一种带着无法明晰的意志的声音喊到“刘皓!”

    他回过头,用狰狞地简直像是下个瞬间就会毁灭周围的一切的表情瞪着他“张家兴你够了!我只想好好地看最后一场比赛啊,为什么你们总是要在这种时候阻碍我!你这个傻啦吧唧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别来烦我!”

    用逃跑一样的速度向着卡车消失的方向跑去,空中划过一串透明的水珠,张家兴顿了一下,再想出身时就已经看不见刘皓的身影了。

    最后徒劳地追逐终究还是没能找到。刘皓撑在巷子出口的墙壁,弯下身体无声地调整呼吸,汗水沿着脸颊滴落在地上,头发垂下来让人看不起他的眼睛。

    *哈——哈——*

    *为什么,我要受到这种待遇啊……*

    *已经,不可能赶到了*

    *放弃吧,反正也只是……一场决赛而已。之后还可以看重播*

    *就这样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就这样……吧*

    等呼吸缓慢地恢复正常,刘皓掏出湿巾攃着脏兮兮的脸,又整了整衣服和头发。做完这一切,刘皓看了看隔壁商店橱窗玻璃中的自己——衣冠整洁,高挑英俊,就是面无表情了点。

    随便了。刘皓转身走开,却不想撞到了“某种散发着讨厌气息的物体”

    “哟,这不是刘皓吗?”物体阴阳怪气地说到“我们学校的大名人周末不在学校补课怎么跑电商街来闲逛了”

    刘皓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非主流服装,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壮实男生一眼:“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之前说学校大多数的同学都和刘皓关系不错的话,那么眼前这个家伙就是例外了。相反,他对刘皓的痛恨程度已经到了只要有能够打击到刘皓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的地步。因为曾经年少气盛经验不足为一件无聊的小事没忍住把他整出了学校,并且痕迹没掩盖得好被他查到了。

    “你说,要是这件事情被你那些对你无限看好的老师们知道了,会怎……”“随便你,我先走了。”这种没有水平的威胁平时都不想费心处理,现在刘皓更是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你——!妈的你给我站住。”男生被刘皓一副理自己一下都是浪费人生的样子给气到了,趴住他的肩膀一拳打了上去。

      刘皓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家伙之前也来找过几次自己麻烦。但每次都被自己笑着周旋掉了,今天这是发什么神经?他到是不知道,自己的一反常态的模样在男生的眼里却和一年前明明狼狈不堪却能面无表情的说出“你会停手的。”的样子重合了起来,那副不将别人放在眼里,随意地整走自己的样子刺痛了男生。天地良心,刘皓当初哪有什么能力“随意”整走,那些谣言和陷阱走错一步刘皓自己也要落出。其实男生是刘皓很少见几个把他当做平等的对手来对待而不是需要清扫的障碍物的人啊。

     不过现在男生哪里管这些,只是任凭愤怒驱使殴打着刘皓。以刘皓的宅男体质根本做不出什么反抗,只能抱着胡乱打滚减少受到的伤害。这个混蛋每一下都是狠地!

     “住手!”一个熟悉又感觉不太一样的声音传来。但比声音到地更快的是来者的拳头。

     男生猝不及防,直接被冲着飞撞向他的张家兴顶到了一旁,张家兴也和他一起滚了出去。在男生反应过来之前,张家兴将什么东西甩给刘皓:“这是我的门票,3号入口!现在去还追得上!”这句话还没说完男生就将怒火倾泻到了他的身上,张家兴一边和他在地上打滚一边吼完了这句话。

    饶是刘皓也被这个状况惊呆了,半天反应过来,刚要上前却又听见张家兴喊道:“快去啊。不然今天我们两个所有的行为都没有意义了!现在去还追得上!”

    “张家兴也是个宅男打不过他的”“呵今天怕是把三年的形象毁完了吧”“如果自己不作出行动的话不到一分钟他就能甩开张家兴”“现在的比分是怎样呢”“第一次打架也是被这个笨蛋弄的啊”“今天我到底做了什么啊”“为什么张家兴会有票呢,还是一个入场口”“我到底在跑什么呢”张家兴像是解开机关的钥匙一般,把刘皓混乱的脑海全部清空成一片空白。退后了一步,两步,三步。最终撒开了腿,开始今天不记得是第几次的狂奔。

    张家兴抬头看了一眼远去的刘皓,突然咧嘴笑了一下。

   尽量迈开瘦弱却沉重的双腿,不断地摆动已经快要失去知觉的手臂,扑面而来的风似乎吹散了所有的思考。刘皓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依靠身体的记忆往场馆的方向跑着。

    奔跑的原因已经不记得了

    能否跑到那个地方已经不管了

    奔跑是否真的有意义已经不重要了

    现在的刘皓,只知道,自己必须全力以赴地跑下去,绝对不能倒在路上

    风,好像更大了。

    张家兴瘫坐在墙角,新买的衣服已变得破破烂烂。

    要是刚才早点告诉她我有票就好了,说不定就能赶上了,不过还好我跑的还算快,能追到这里。虽然好不容易弄到的刘皓左边的座位没有发挥作用,不过至少可以让白告继续跑下去——我都跑了一年了,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停下来,一年前自作主张把我从这个家伙手中救出来,我跑了这么久,今天终于追上来了。不过还是想怪你今天出来的动作太慢了,害我多等了三十多分钟呢,真希望你能多锻炼一下身体啊,跑步的姿势那么难看还要玩命地奔,打架的技巧那么烂还要硬撑着挡在前面……

    张家兴突然扑过去抱住了想要起身的男生,两人翻滚着朝巷子深处远去。

    等刘皓赶到场馆时,大屏幕上显示的是一叶之秋在团队赛中击杀对方最后一人的画面,荣耀两个大字放大之后近一点的话甚至一眼看不过来。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赶上啊……不过,不管怎样,终于还是追到了。

    “哎,至少应该为嘉世夺冠高兴一下啊”即使这样刘皓还是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好像这与自己没有关系一样。

    “刘皓,要不要试试追去职业圈?”张家兴解决完事情(被打)后也追上了刘皓,一身招呼也不打,就这样出现在他的身后说到。

    长久以来被张家兴锻炼出来的吐槽能力这个时候并没有发作,刘皓转头看着他“职业圈?”

    “是啊,站在那个舞台上,由自己赢得冠军。”

    “……”刘皓没有回答,只是又看向了屏幕上的荣耀两个字。

    也许,跑得还不够远呢

    张家兴不像往常一样缠在刘皓身边,微笑着走开了。

    他已经从刘皓的眼神中知道了答案

     



——感谢您看到这里还没有叉掉——
评论
热度 ( 14 )

© 白弦上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