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弦上祷。

主昊皓双花。偏杂食。
最近入坑了MHA,有一起刷欧出的小伙伴吗。

【叶皓】于暗中语

  _(:_」∠)_当作装逼失败的伪文艺青年(实际上是手癌晚期中二病)写的好了

设定和原作有出入

—————————————————————— 

地牢最深处的囚室的看守是最严密的,所有与外界连通的空隙都被封闭,一丝一毫的光线都透不进来。

    暴乱的魔力,损坏的刑具、遍地的血液、深沉的怨气。所有的不幸与污秽堆积在一起,扭曲成形状诡异得连名字都无可赋予的黑色流体。

    黑暗的源头是四肢被银钉贯穿,理智已渐渐模糊,连自我都快要失去的怪物。

    发出了仿佛从深渊里爬出来,嘶哑得已经辨别不清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挤压着囚室内的空气。

    *叶修……叶修……

   

    [兴欣的火焰已经烧到了嘉世堡。整座城堡已经沦陷,只剩下这一处临崖的天台还是完好的。前方是冲天火光,身后是万丈悬崖。被追上只是时间问题。

    贺铭已经害怕得连稳稳站立都做不到了。早在那个人重返之时,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曾一直悬于他上方的恐惧一瞬间就铺天盖地地压了下来,仿佛一下又回到了被那座大山紧紧镇压着,在那巨大的压力之下的阴影中小小翼翼地苟活的时候。刘皓甚至在心里评价,贺铭现在还能维持着身为总长的尊严不立刻缴械求饶都可算是表现很好了。

    “刘皓,城堡里的其他人已经全部赶……赶走了。现在这里已经照你说的,只,只剩下我们两个了。下一步的计划是……”贺铭本就偏白的脸此刻更是像审判文件的白纸一样,一点血色都没有。

    “接下来,你个废物就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刘皓拔下一边的恶魔角插到了贺铭背上,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就一脚把他踹下了天台。

    “轰——”从天而降的火龙下一秒就吞没了城堡最后一处完好的天台。火光一瞬间照亮了山谷,只见贺铭背上幻化出虚无的翅膀带着他飞向隐匿的洞穴,他瞪大了眼睛拼命伸出手。却在来得及抓住上方的人之前,就有没入了山谷的黑暗里,眼前的最后一道光景是扇动着翅膀拦截火龙的刘皓燃烧的背影。

    一身明红铠甲的男人漂浮在火焰的上方,陌生的服装上是陌生的标志,但那身形和面庞却永远那么熟悉。此时那个男人正以刘皓这无比熟悉的姿态俯视着他。

    火龙灼烧着刘皓,神经断裂肌肉焦化的痛苦像战矛一样贯穿了他的身体。

    自己又比贺铭好多少呢?刘皓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身体都快脱离思维的控制擅自作出行动了。

    *怎么可以……在谁面前怂也不能在他面前怂!

    所有的贪心的奢望、不堪的恐惧、自私的委屈、小丑一般的愚蠢、汲汲营营的理智、夹缝中的瞻前顾后、被压抑的执念都在无情烈焰中烧了个干干净净。刘皓奋力振开火焰,咆哮着飞身扑向了男人。

    喊出的话语却被再度袭来的火龙的呼啸冲散在了灼热的风中。]

   

    *叶修……

   

    上方传来了铁门开启的声音,叶修不紧不慢地走了进来。黑暗瞬间暴动起来朝来者涌去,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想要纠缠住他。

    叶修随意地一挥手,日轮一般耀眼的光环立刻展开,消融着接触到的黑暗。黑暗仿佛有生命一般挣扎了一下,就蒸发在男人的光芒中。

   

    *叶修,叶修,叶修,叶修

   

    已经重伤到看不出原本的姿态的刘皓突然猛扑出来,任凭手脚被穿出巨大的血洞,一展骨翅就冲到了叶修面前。失去了引以为傲的的冷静和心机,刘皓此刻只是像野兽一样不断撕扯着叶修的防线,然而叶修面对密集又狂乱的攻势却毫不费力的抵挡着。二十四种颜色的光环依次绽放开来,一时间叶修的身形灿烂得恍若天神,衬得怪物一般……或者说根本就已经是个怪物的刘皓愈发地疯狂。黑暗与光芒激烈地冲撞着,却始终泾渭分明,冲突地中心仿佛立下了分割世界的壁垒,任刘皓再怎么冲击也无法接近一分。叶修与刘皓对视着,目光却又像看着远方。

    *为什么,为什么即使是现在这样你还是没有在看着我

    *无论我做什么,对于你来说都是不值得注意的事情吗?    

    刘皓突然拔下另一只恶魔角,积存的深深的情感全部涌出,化作更多的黑暗。

    *叶修!!

   

   

    [今天是叶秋离开嘉世堡的日子。

    刘皓一把扯下在欢迎孙翔的宴会上穿着的讨厌的正装,端着一口都没有动过的酒杯,在杯盘狼藉的礼堂中一步一步小心地走着,只有一片月光照亮了窗口,深处的黑暗中遍布摊到着的障碍物,稍不小心就会碰到。

    *无论怎样伸手也得不到你的目光

    *那就把你一定要夺回的东西抢过来吧

    磕磕碰碰地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刘皓远远地看着叶修在雪中渐行渐远。

    刘皓曾无数次在这里看着叶修威风凛凛地出征,也无数次看着他和战友们凯旋归来。

    可是,那个队伍里都没有刘皓的位置。

    *不知道那条路走起来怎么样

    *从明天开始我也将开始走过那条路了

   

    像是一只压在身上的阴影终于消失了一半,刘皓心里安定下来。

    抬头,黑暗中高大冰冷的穹顶像黑洞一样悬在这整座城堡最华丽的上空。]    

   

    暴增的黑暗猛地扯碎了华光的障壁,刘皓瞬间冲到叶修面前,顶着他压在了墙上。

    被禁锢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叶修却不见慌张,只是用带着悲哀的眼神看着张开血盆大口像是要咬下来又像是要呼出什么似的刘皓。他艰难地想要说话,却只能无声地发出嘶哑的低吼——声带已经在战斗中被贯穿了,现在还能呼吸已经是依靠出卖自己换取的恶魔的身体——黑色的液体从眼角流下,落到了叶修的脸上。叶修动了动唇,无声地说了什么。

    白色的火焰从刘皓胸口燃起,缓慢的蔓延开来,跳动的火花甚至让人想到“温柔”。

    却确实的消解着刘皓的身体。黑气、血液、骨头,刘皓所有的一切都燃烧起来,暗无天日的地牢瞬间变得耀眼无比——那光芒甚至盖过了叶修。

    火焰中的刘皓双唇任一张一合,像是要说出什么

    在黑暗中,藏了十年的话

   

    [刘皓小步快跑穿过走廊去往院子想舀点水让自己冷静下来。

    刚才在礼堂中所见的叶秋太闪亮夺目了,刘皓觉得自己已经有点失控。

    却不想,撞见了偷溜出来的叶秋。

    脸上是被万人瞩目时也没露出过的,温柔的表情,像变魔术一样操控着二十四色的光球。阳光正好洒在院子里,叶秋的身形在阳光中柔和成模糊的一片。

    刘皓就这么愣住了,在走廊的阴影之中,叶秋看不见自己。

    他按下心中的莫名的声音,转身逃开了]

   

    “我恨你——”

   

    火焰燃尽,地牢中又陷入了暗无天日的黑

    只剩下,一对朝向沉默地坐着的叶修的翅膀骨架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白弦上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