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弦上祷。

全职昊皓双花。gangsta沃尼爱。完全没有生产力只是个消费者。

【全职林方】熟悉

黑盒°:




*双向性转注意

*其实跟性转没多大关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性转




——————————




        林敬言是个温和的人,那是后来。




         哪个性格温和的人会选流氓这样的角色?还取 个唐三打这么威猛的名字?曾经的林敬言,虽然不比现在的唐昊有这么一往无前的气质,但是也是一个挺直了腰板,正面战斗的人呢。而最初林敬言手下的唐三打,也是透着一股子狂野奔放的气质。凭借着唐三打这门手艺,也是混的风生水起。




         林敬言野心勃勃,自然就打算付诸行动,于是林敬言当即就退学跑到呼啸的训练营去了。但是很快他的满腔热血就被泼了一桶冷水——他并不是天才。




         林敬言没有那种突出的天赋,在训练营里勉勉 强强算得上上流,但也真的是勉勉强强。跟那时在训练营里称霸的天才们比起来,真的差了太多太多。




         在训练营里带了一年,林敬言一开始的棱角被迅速的磨平了——其实本来他的棱角就不尖锐也不多 ——但是心中的火并未扑灭,他不服输,也不甘心, 他付出了更多倍的,更刻苦的努力,将训练营的那些所谓的天才们一个一个打跪在了他的唐三打下。成为了训练营一霸。




         林敬言成功了,战队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称霸训练营的小姑娘,但是战队的人也看得出林敬言没有那种独当一面的天赋,所以一开始林敬言只是板凳选手。但林敬言没有气馁,没有天赋,那就用努力填补呗。




         他真的付出了很多的努力,那堆积起来的努力为他赢得了第一流氓的称号,为他获得了呼啸的队长职务,同时也为他……带来了状态下滑的先兆。




         联盟初期的条件并不好,林敬言用足够的努力获得了可以匹配那些天才的实力,但他却没有足够的保养措施来为他拖缓那透支般的努力带来的困扰。




         第二赛季,呼啸队长退役,他将队长职务交给 林敬言的时候,他非常清楚直接的告诉过林敬言,他会比和他同期的选手更早的接受岁月带来的碾压,这是他为获得实力而付出的代价。




         林敬言笑着说他知道,但是他不后悔。




         不后悔。当然不后悔。




         为了追逐荣耀而付出的一切,有什么好后悔的?




         不过虽然如此,俱乐部还是早早的就开始为林敬言物色起了候选人。第三赛季结束后,呼啸将目标锁定在了在挑战赛上的一个使用气功师的,被蓝雨挖过去的,打法猥琐至极的……女孩。




         毕竟那女孩还只是在训练营,不管有什么样的才能,战队在他身上的注意肯定不会比当时已经预定为蓝雨未来之星的某位话唠和三挑蓝雨老队长的某位手残要强——就算他是个[删除]身处蓝雨的[删除]女孩也不会。除了寻找联络方式有点麻烦之外,呼啸的挖墙角举动都非常顺利。




         林敬言在夏休期还是留在了呼啸,这绝不是因为他打算欢迎一下这个新人,恰恰相反,林敬言对这事一点都不感兴趣,毕竟没人会对一个未来要顶替自己的人有什么兴趣。他知道俱乐部为他物色了一个候选人,他不会逃避,但也绝不会开心,林敬言那时甚至还是有些不快的。




         嘛,不过只是有些罢了。在后来,他不仅将这一点不快抛之脑后,还非常感谢。感谢,让他遇上那 个人。




         说起来林敬言当时的性子已经很像现在这样温和 了,他的服装也是不像其他女生那样花俏,其实他当初来训练营时穿的还是校服,加入战队后穿的就是队服。基本就没怎么见过他穿日常服。他比较常穿的一 套日常服……呃,那套衣服或许不能称作日常服。




         那套衣服……是呼啸里的几位老前辈开玩笑的给林敬言买的,他们嬉笑着说林敬言既然是流氓就要有点流氓的样子,然后塞给了林敬言那套衣服。




         其实林敬言本身虽然对那套衣服没很多好感, 但也不讨厌,而且林敬言也觉得,穿那身衣服走出去绝对不用担心被认出来。所以林敬言在外出的时候, 偶尔会换上那套衣服。




         方锐来到呼啸俱乐部时七月阳光暴烈,好在之前待得G市更热,方锐早早的就换上了无袖贴身背心和一条热裤,一头长卷发也难得扎了起来,拖着不大 的行李箱来到了呼啸俱乐部门口。




         然后他迷路了。




         方锐在心中暗暗发誓这绝对不是他没有好好看楼层索引的原因,然后走出了电梯。




         因为夏休期的缘故,俱乐部里的人并不多,别说职业选手,就是员工其实也有人请假。方锐进电梯时随便按了一层楼,现在出来时也不知道在哪。整层楼都挺安静的没什么声音也没什么人,方锐在走廊里瞎走走了一圈回到电梯门口,沉默了。




         好吧其实他就是懒得在乘电梯去一楼。




         方锐不喜欢乘电梯时的失重感,所以有时候他更愿意走楼梯——这次只不过是他没有找到楼梯口而已。




         正在他纠结到底要不要坐电梯再回一楼时,她听见什么地方传来了开门的声音,尽管只有一瞬而且声音也不是很大,但却格外清晰。于是方锐非常愉悦的顺着声音跑了过去。




         方锐的动作挺快,见到正准备出门的林敬言时他才刚刚锁门。林敬言看见方锐时还愣了愣。




         林敬言不是方锐,他知道这一层楼是职业选手的宿舍区,而呼啸的职业选手除了他自己早早都走了。保洁阿姨的工作时间也不会再这种点,可以说除了他就没人了,这突然冒出个穿的一身清爽的姑娘还拖着个行李难不成是来找男朋友的?他没听说队里谁有女朋友啊,就是有怎么着也不会找到俱乐部来吧?




         方锐看见林敬言时也愣了愣,他没见过能够把一身皮衣皮裤皮靴穿的这样的。那种专门给流氓穿的的皮衣穿在他身上,没有流氓的痞气,倒是被这个人自身的气场中和了一下,显得还挺优雅?当然如果忽略在这种太阳暴晒的天气下穿皮衣的诡异前提的话。




         不过方锐什么人啊,这种事才不会在乎。他立刻就回过神来,眨巴着眼朝林敬言露出个大大的笑 容。




         “姐姐你好我叫方锐!今天说好来报道的训练生,请问训练营在哪里啊?”




         一双眼睛眨的飞快,不含任何杂质的黑色眼眸望着他,干净而明亮。




         林敬言微微眯起了眼,然后摘下了墨镜,朝方锐露出了温和的笑。




         “你好,我是林敬言。”




——————————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进展这么慢真是给自己跪了



评论
热度 ( 12 )
  1. 白弦上祷。伤爇。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弦上祷。 | Powered by LOFTER